当前位置:夫妇从网搞笑有话好好说
有话好好说
2022-05-05

惹祸的数码相机

丁柯年刚买了一架数码相机,正新鲜着呢。下午三点多,他闲着没事,站在自家三楼阳台上,举着相机照来照去。照够了远方,他又探出身子往下拍。这时,取景器中出现了一男一女,他们是对面一楼的,正走向院门。女的很胖,穿着条花色艳丽的大裤衩子和白色的跨栏背心。她扭着大屁股,走在前边,帮男人开院门;男人身材魁梧,筋骨强健,面相不善,尤其恐怖的是,他的右眼眶连同整个右太阳穴,有一大块黑色胎记,令人望而生畏,是个典型的“黑疤脸”。

胖女人打开院门,黑疤脸出去前,顺手在她肥大的屁股上拍了一掌,并耳语了句什么。胖女人立即娇笑不已,捶了对方腰眼一拳。黑疤脸走出了胖女人家的院门,却又突然站住,仰起脸来,下意识地抬起了头,往上一看。丁柯年正在三楼阳台上呢,他吓了一跳,“刷”地缩回身去,倒退两步,躲在阳台门后,心“怦怦”直跳。

半晌,丁柯年小心翼翼地露出半个脑袋,偷偷地察看起来,见那黑疤脸正慢慢走远,他一边走,一边还不死心地频频回头张望,丁柯年立即缩回头来,不敢再冒险偷窥。

几分钟后,丁柯年回到屋里,查看刚才拍摄下的三张相片—

第一张是胖女人和黑疤脸一前一后往院门走;第二张是黑疤脸伸手拍打胖女人的屁股;第三张是胖女人娇笑着还击……

这个胖女人,丁柯年有印象,她有个上中职的儿子,寒暑假才回来。她丈夫身材单薄,面色黝黑,是一家国营单位的采购员,长年出差在外。她和丈夫一个单位,几年前病退在家,而这个孔武有力、犹如凶神恶煞般的黑疤脸,印象中未曾见过面。

根据这种种迹象,丁柯年判断:一定是黑疤脸和胖女人有暧昧关系,今天他们幽会,分手时不幸被自己用相机拍到了……

丁柯年三十多岁,靠两间门面房的租金过日子,至今单身,是个老实巴交的人,事后他后悔自己为何要多事,往楼下拍什么照,现在人家的把柄被自己无意中拍了下来,人家能罢休?这可如何是好?

两度追杀

三天后的晚上,吃过晚饭,丁柯年步行去租他门面房的便利店收租金。收了租金,打完收条,他和店老板正聊天,有人推门而入,丁柯年一看,正是那个黑疤脸!两人打了个照面,丁柯年吓得一哆嗦,不敢再耽搁,走出便利店,快步往家赶。

正走着,整个大街突然间漆黑一片,原来是停电了。丁柯年不得不停住脚步,好让自己的眼睛适应一下黑暗。他回头张望,无意间看到三十步开外,一个人正用打火机点烟,借着打火机的光亮,丁柯年一阵惊悚:那人正是黑疤脸,他在跟踪自己!

丁柯年加快了脚步,可是他快,黑疤脸追得更快,好在小区到了,丁柯年冲了进去。小区公园旁有个大型公厕,公厕有前后两个门。丁柯年慌不择路,抄近路从公厕前门进后门出,黑疤脸不依不饶也追进了厕所……就在这危急关头,来电了,公厕亮了,街灯亮了,住宅楼亮了,整个小区都亮了,这及时的来电救了丁柯年一命,黑疤脸没敢追出来。

丁柯年捡了条命,他在路边哈着腰喘了半天,才拖着脚步,缓缓往家走。他不时心有余悸地回头张望,提防黑疤脸从公厕里冲出来。

回到家,虽然惊吓得不行,丁柯年仍难改多年养成的习惯:先写完日记,再上床睡觉。休息前,他反复检查了门窗。

次日从恶梦中醒来,丁柯年思前想后,认为冤家宜解不宜结,他觉得应当主动找胖女人沟通一下,这么想着,他便拿出数码相机,挂在脖子上,随即下了楼,按响了胖女人家院子的门铃。

胖女人穿着拖鞋出来了,把院门拉开一条缝,问:“你找谁?什么事?”

丁柯年挤出了笑容,说:“我是对面楼三楼的,我可以进去谈吗?”

“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。”对方毫不通融,丁柯年没办法,只得站在门外,字斟句酌地开了口:“哦,这个……是这样的,那天下午,我无意间看见了你和……那个男人之间……亲昵的举动,哦……这个,我真的是无意间看到的……”

胖女人的脸瞬间涨得通红通红,她又惊又气地说:“你想怎样?”

丁柯年指了指胸前的数码相机,说:“我无意间还拍下来了。”

胖女人压抑着愤怒,开了口:“说吧,你打算干什么?”

“我是来向你解释的,我会把相片删掉,并且守口如瓶,永远不向外泄露,请你一定相信我。”丁柯年语气真挚地说着,胖女人松了口气,点点头,说:“我能看看你拍的相片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丁柯年调出了那三张相片,给胖女人看,没料想不看倒还罢了,这一看,胖女人突然间勃然大怒,手臂抡圆了,“啪”地给了丁柯年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嘴巴,然后连抓带挠、连踢带踹,痛哭流涕地号叫了起来:“我不活了,老娘跟你拼了……你这个浑球、流氓、杂种……”

丁柯年懵了,一边抵挡,一边抱头鼠窜。

和解不成,令丁柯年沮丧到了极点。

又过了两天,这天上午,丁柯年骑电动车去银行,准备买点股票型基金。正骑着,一辆破破烂烂的灰色小皮卡车撵了上来,驾驶员正是黑疤脸,他指着丁柯年,大吼道:“小子,站住,我今儿个非打死你不可!”

丁柯年哪敢站住?他把电门一拧到底,一路逃窜。黑疤脸气得七窍生烟,他猛踩油门,扭动方向盘,小皮卡“吱呀吱呀”地怪叫着,向丁柯年的电动车追了过来,看那架势,是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了。

丁柯年慌了神,电动车在高速奔驰中滑倒在地,人摔出去五六米,脑袋撞到了人行道的树干上,登时昏迷了过去……

事不过三

丁柯年昏迷了一个多小时,才醒了过来。幸运的是,没什么大碍,医生同意放他回家。从医院出来,他下了决心,一定要报警,不然自己的小命早晚得丢在黑疤脸手中。丁柯年直奔公安局,接待他的是一位姓魏的警官。魏警官详细听取了情况,答应马上开始调查,叮嘱他自己小心些。从公安局出来,丁柯年接到了贤山陵园管理处的电话,让他去交他父母墓地的管理费。

丁柯年一想,决定先不回家了,免得再碰见胖女人或黑疤脸,他“打的”来到贤山陵园,交纳了管理费。

贤山是当地一座土石山,被开发成了陵园,丁柯年的父母合葬在陵园最高处的墓穴区里,后面就是陡峭的悬崖。交过费后,他沿着盘山小道走向山顶,去看望父母的灵寝。八月正是山景最漂亮的时候,林木苍翠,山花烂漫。丁柯年爬到山顶,伫立在父母坟墓前,远眺着城市鳞次栉比的楼宇和远处浩瀚的大海,顿时心旷神怡,把这些日子里的烦恼都抛到了脑后。

突然,丁柯年打了个激灵,他看到弯弯曲曲的山道上,有一个粗壮的汉子正飞快地拾级而上。那汉子扛了把铁锨,铁锨大头朝上,在正午的阳光下寒光闪闪,夺人眼目。

天哪,来人正是黑疤脸!

丁柯年吓得魂飞魄散,拔腿就往上逃,连滚带爬地爬到了山顶的一块巨石上,回头一瞧,黑疤脸已追到了巨石下,正朝他大喊道:“你下来,我有话跟你说!”

丁柯年恐惧到了极点,他只感到眼前一黑,一时站立不稳,一头便栽下了悬崖……

与此同时,魏警官开车载着胖女人,也赶到了贤山脚下。胖女人心急火燎地拨打黑疤脸的手机,不料一直占线,原因是黑疤脸也正在拼命打手机,呼叫人手来帮忙,抢救坠崖的丁柯年。

一通忙乱后,人们在悬崖下的溪流中找到了丁柯年,他摔得脑浆迸裂,早已气绝身亡。

致命的误会

根据丁柯年的日记以及对相关人员的调查,几天后,事件的真相被魏警官还原了出来—

黑疤脸叫苏启瑞,他和胖女人是龙凤胎的孪生兄妹。那天下午,他去妹妹家有事,妹妹出来送他时,他开玩笑地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掌,逗笑着:“瞧你胖的……你真该减肥了!”这些恰巧被三楼阳台上的丁柯年拍摄了下来。

几天后的夜里,苏启瑞在街上走,然后又到一家便利店买烟,出来时遇上停电,偏偏这时候他肚子疼,要方便,于是撒腿往离此最近的妹妹所住那个小区的公厕跑。他注意到前边有个人也在狂奔,但并未多想。他冲进公厕时,正好也来电了。

接着是次日下午,妹妹向他哭诉,说有个叫丁柯年的神经病找她胡闹,偷拍下他们兄妹的画面,污蔑她有外遇。苏启瑞十分恼火,他悄悄认清了丁柯年的模样,准备教训教训,这才有了他在公路上驾车追逐丁柯年电动车的场面。

丁柯年摔下车昏迷后,苏启瑞挺害怕,报了120,并尾随到医院,直到医生说没事后才离去。

当天上午,魏警官因接到丁柯年报警,开车来找胖女人了解情况,胖女人带他一起去贤山陵园找哥哥—苏启瑞是这个陵园的工人,负责维护环境卫生。

警车来到山脚下时,苏启瑞正拿着铁锨上山,去清理陵园内的杂草。他看到了巨石上的丁柯年,丁柯年怎么会在这儿?正奇怪着呢,同时也为上午自己鲁莽的追逐、恐吓而感到抱歉,所以苏启瑞主动向对方打招呼,谁知丁柯年竟然跌下了山崖……

弄清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后,苏启瑞兄妹都唏嘘不已,为丁柯年感到惋惜,同时自怨自艾,深感内疚。

魏警官对胖女人说:“只是有一件事我还不明白—那天上午,丁柯年拿着相机来向你赔礼道歉,想与你和解,你开始也接受的,但看到相机里的照片后立马翻脸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胖女人脸一红,说:“你不知道他拍的是什么照片……”胖女人没说,魏警官当然不知道,丁柯年拍的就是黑疤脸拍打胖女人屁股的情景,当时胖女人很恼火,于是便勃然大怒,这才使误会越来越深,其实有话好好说,什么误会不能消除呢?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

夫妇从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